<meter id="lsjfx"></meter>

        <big id="lsjfx"><menuitem id="lsjfx"><mark id="lsjfx"></mark></menuitem></big>
        當前位置 :  > 內容

        美國國防工業要重塑競爭力?

        來源:現代軍事 責編:大嘴 作者:任海燕 時間:2009-01-25

        美國國防工業是典型的資金密集和技術密集型行業,一直被公認擁有全方位的全球首屈一指的競爭力。但是美國國防部負責采辦、技術與后勤事務的國防部副部長辦公室最近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卻尖銳地指出:美國的國防工業是體制僵化的20世紀國防工業,已經無法滿足21世紀美軍對關鍵能力的需求.只有實施有效戰略轉型.美國國防工業才能應對未來的挑戰。
            這種說法是聳人聽聞,還是確有原因?美國擁有堅實而強大的軍事工業和國防科技工業經濟基礎,加上推行“先發制人”的霸權戰略.軍費開支高居世界首位,對國防工業建設投入巨大,采購推動力很強。另外,美國還具有相當成熟的市場經濟機制.國防科技工業發展寓軍于民,許多新發明源于美國,而且科研成果轉化率很高.不僅軍轉民機制暢通,民轉軍的機制也很暢通.軍品科研生產的創新能力很強。再者,美國政府對國防科技工業的管理比較成熟,軍工科研生產建立在企業私有制和采辦市場機制基礎之上,實行商品承包合同制,政企分離。同時,冷戰結束后,為適應新形勢的需要,美國又不斷對其國防工業進行調整改革.提出了確保技術優勢和經濟可承受性、推進軍民一體化和發展軍民兩用技術,對國防工業核心基礎采取重點保護的發展方針。美國的國防工業實力是令很多國家望其項背的,即使在美國政府近年來出臺的各種研究報告中,關于國防工業的樂觀評估也不絕于耳,怎么可能無法滿足美軍未來的能力需求呢7
            但是,這份由國防科學委員會根據國防部要求成立的一個負責研究國防工業結構轉型的課題組(擔任課題組長的正是美國國防部負責采辦、技術與后勤事務的前國防部副部長甘斯勒)發表的報告卻明確指出:競爭力和創新精神的鈍化已經成為美國大型軍工企業共同面臨的潛在威脅,國防部必須及時采取應對措施。報告從以下三個方面分析了影響美國國防工業發展的主要因素:外部環境、供需關系以及體系結構與運行機制。
            機遇與挑戰并存的外部環境
            當前安全環境的巨大變化無疑是美國必須面對的新挑戰。美國的國防工業基礎正處在一個關鍵時期,9?1 1事件極大地改變了美國的安全環境,既有地緣、技術、商業上的變化.也有美軍面臨的威脅、任務和作戰方式上的變化.這些問題都需要全面分析。對美國而言,激進的穆斯林組織、亞洲國家經濟實力的快速增長、俄羅斯的重新崛起、大規模殺傷武器威脅的增加、跨國犯罪、武器擴散等問題都是當前的關注重點。各種沖突和威脅形式多樣且不可預測,而美國的敵人又往往有出其不意的舉動,給美國造成了更多的威脅。美國國防工業必須客觀認識并有效應對以下外部環境變化:
            (1)政府對安全形勢總體看法的轉變:全球性恐怖主義活動、大范圍流行疫病、武器擴散、有核“流氓”國家、能源依賴、叛亂、環境問題、大規模移民、地區沖突、跨國威脅、資源爭奪(如水、汽油、關鍵物資等)成為當前安全形勢的關注重點。
            (2)國內經濟的變化:在環境資源有限的情況下,國防開支可能下降(包括補貼的減少或取消),還需要考慮國家安全和其它計劃之間的權衡,包括全民醫療保健、公共醫療補助制度、醫療保險、社會安全、預算和貿易赤字等。
            (3)全球化:技術和工業的全球化:多種地緣政治以及威脅要求各國在安全方面進行合作;國防部不再領先所有軍事技術;全球金融市場的形成使跨國投資成為現實。
            (4)技術的變化:包括信息技術、生物技術、納米技術、機器人技術、高能激光技術等,它們的發展周期通常以月計算。這要求國防工業不僅要具有更快的反應能力,而且還要能從商業市場和全球市場吸取養分。
            (5)作戰方式的變化:從冷戰時期的作戰行動到網絡戰、非對稱戰(生物、網絡、簡易爆炸裝置)、系統體系;聯合作戰行動,要求進行前沿決策的有關軍事學說不斷發展。
            (6)不可預測性:當今世界不可預測因素的增多要求軍隊具備更強的機動性、更快的反應能力和更多樣化的能力。
            國防部與國防工業之間的關系面臨挑戰
            美國國防工業的發展與美國國防部密切相關,作為買方,美國國防部的相關政策、計劃和管理體制對國防工業有著最直接的影響。報告認為,美國的現行政策和發展趨勢并不利于美國國防工業的良性發展,當前美國國防部與國防工業之間的關系,即裝備用戶與供應商之間的關系還是冷戰時期遺留下來的模式,下述事實勢必使這種關系面臨很多挑戰:
            (1)國防預算的變化:用于裝備的資源被轉移到人員、作戰和國土安全上;國防開支的前景和計劃極不明朗,例如90年代的軍品采購下降了50%,而在21世紀的頭十年間.軍品采購量又翻了一番。
            (2)美國國防部開始承擔新任務以及傳統任務的擴展,包括提供本土防御保障。
            (3)國防部要在資源有限的條件下擁有更多的選擇。
            (4)新技術開發與系統體系的協同。
            (5)要適應聯合作戰做的需求。
            (6)伊拉克與阿富汗戰爭后的部隊現代化建設。
            (7)國防采辦領域有經驗的軍地專業人才數量下降和對承包商的依賴性迅速提高之間的矛盾。
            21世紀的美國軍隊需要設計上有創新、經濟上可承受,且同時能夠快速獲取的武器、系統及服務,而美國政府相關的政策、作法和程序對其研發、部署和保障無法起到促進作用。報告指出.雖然國防部為常規的高強度戰爭做了充分準備,卻沒有在裝備上為下個十年中可能發生的沖突做好軍事準備。國防部在相關軍事技術上已經不享有實質性的壟斷了.而更讓美國擔心的是.很多關鍵技術來源于民品市場,而且往往來自國外。可以想象,未來的敵軍可能會積極而迅速地利用各種渠道獲得相關軍事技術以發展和部署不對稱的、極具破壞性的戰術和武器。也就是說,敵人花銷數百萬美元能做到的事,美國就要斥資數十億美元來應對,這樣的失衡是美國負擔不起的。目前.國防部現有的采辦周期過長、費用過大、缺乏靈活性,難以適應未來安全環境中不斷變化和不可預測的各種需求,而現有的管理體制也使得國防部作為買方而言過于依賴賣方。
            作為賣方的美國軍工企業與10年前相比,經歷了大規模的兼并、聯合后.盡管在許多市場領域里仍存在多家供應商競爭的局面,但少數大型供應商已經建立起自己的優勢地位。少數“超大供應商”在軍品供應鏈上已經擁有更大的話語權,如對系統工程、子系統制造,購買的決策權,以及向供應基地調配研究與發展資源的決策權。
            目前,美國有關各界普遍認為,近年來因反恐戰爭而導致的國防預算增漲已被放緩,甚至可能結束。未來,國防預算實際上將呈下降趨勢,巨額補貼也不再是慣例。但是僅僅依靠市場力量.無法實現政府在工業或軍事能力、生產規模和未來投資上的預定目標,只有利用其在國防工業中的領導力和影響力.構建一個21世紀的國家安全工業供應基地,才能滿足“買方”——國防部的需求。從“需求方”的角度來看.在可預見的一段時間內,國防部的預算將減少,而擺在他們面前的是,戰爭中消耗的武器系統和平臺需要更換和維修.而與此同時.國防部還要加速采購以網絡中心系統以及其他應對非對稱戰爭的新一代裝備.從而使美軍的結構和能力能滿足21世紀的要求。對國防部來說,只有實現從”供給推動”向”需求牽引”轉型.才能提高效率、減少開支,并通過鼓勵競爭,用有限的預算來確保長期的革新,達到節約經費的目的。如果現有生產商不斷改進產品性能、降低價格,那也就不需要采用競爭這種手段了,但是如果現有承包商的服務讓人難以接受,還哄抬價格.國防部自然會希望能夠從別的承包商那里獲得低價位高品質的新型替代產品。
            美國國防工業體系的現狀
            自冷戰結束以來,由于預算大幅削減,美國的國防工業基礎也隨之發生了重大變化。自上世紀90年代初,軍工企業就開始大規模兼并重組.1 0年后的今天,原有的50家主要國防承包商整合成了現在的波音、諾斯羅普?格魯曼、雷聲、通用和洛克希德?馬丁這5家超大型軍工企業,它們對40%多的總采辦預算擁有實際的決定權。2000年,由于國防預算大幅削減、公司利潤下滑、生產能力過剩、缺乏獨立研究、公司投資減少、科研和工程人員流失,導致國防工業領域既憂心自己的現狀,也對未來發展趨勢倍感迷茫。但9?11事件后,國防預算大幅增加.2001-2006年的5年問.國防部撥付給主承包商的費用從1440億美元上升到2940億美元,多了一倍多.有些承包商獲得的經費甚至超過很多國家國防開支的總和。此外,由于武器系統的單位成本已大幅增加.加上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消耗巨大.政府不得不動用年度補充預算.每年的“戰爭費用”達到了1000億美元左右。在這種情況下,大型國防公司的凈銷售額和利潤連攀新高。因此,美國國會2005年發表的一份關于美國國防工業的報告就非常樂觀地估計,美國國防工業的經濟前景是積極向上的,表現在航宇營業額的持續增長和利潤的預期增長上。但國防部擔心的問題是,這些增加的利潤并沒有多少投入到主要裝備,也沒有投入研究和研制工作。而更讓他們擔心的是,經歷了大規模兼并融合后的國防工業體系里是否存在足夠的競爭。
            經歷了90年代巨大的財政挑戰,美國國防承包商現已羽翼豐滿、實力雄厚,但是新的問題隨之而來。美國國防工業在經過這些重大聯合、并購浪潮之后已經發生了巨大變化。與10年前相比,無論是在主系統還是在子系統上,橫向的聯合和縱向的整合都增加了,服務公司和制造公司的聯合也增加了。盡管在大多數主要市場領域里,仍然存在多家供應商的競爭,但少數大型供應商已經在多方面建立了優勢地位。少數通過合并而成的“超大供應商”擁有了更大的權力,使這些公司有更大的動力去追逐利潤,而且盈利方式主要依靠現有項目,而非通過創新改善產品功能或開發替代型子系統。未來國防預算的下降將迫使國防承包商采取相應的應對策略,如:尋求市場出路.進一步的聯合,限制投資規模。這些策略可能有益
        于股東,但很可能與作為買方的國防部的利益背道而馳。有跡象表明,與過去相比,大型國防公司的創新性活動將減少。企業兼并.特別是縱向兼并和其他國家安全領域的多樣化發展仍在繼續,雖然還不普遍,但由于國防市場結構的固有屬性,不斷進行的縱向整合對競爭構成的威脅與日俱增。超級承包商對大項目的權威性.再加上他們在子系統上的可觀能力,成為不利于促進子系統領域競爭的因素。有意思的是,有很多證據顯示,當子系統及其產品的供應商都健康發展時.他們面臨的挑戰卻在增加。由于主承包商從戰略上傾向于關起門來進行子系統的研究,而不愿與分包商共享,而作為分包商的子系統公司也不愿意在某些領域與超級供應商開展競爭.因為這些供應商正是他們的最大客戶。
            中型公司或獨立公司獲得主合同的機會大大降低了,無論是在服務還是在制造領域。這些第二層次的公司從國防部獲得的經費的份額已經從1995年的50%下降到2004年的30%.中型公司獲得的服務合同的份額也從1995年的44%下降到2006年的33%。中型公司獲得合同份額的減少.無疑削弱了其獲得具有競爭力、創新性和先進技術支持的最好渠道。
            對那些規模較小和非傳統供應商來說,情況也不容樂觀。由于國防部對企業創新的激勵措施減少(如:減少了對主動提供的方案、競爭性樣機、驗證試驗的資金資助).大型公司在研發方面趨于保守,那些中小型企業被購并后.原有的富于創新精神的企業文化往往隨著公司主創人員的離任而黯然失色。那些因創新脫穎而出的新興中小企業很難拿到資金規模可觀的政府合同,而那些掌握高新技術的民品公司要想進入美國國防工業市場又會面臨較高的門檻(特別是在研發領域),而且這些門檻還在不斷提高.尤其是當它們采用外國技術和產品時.因此這些公司很難在美國國防工業基礎中贏得一席之地。
            另外.當系統公司、產品公司與系統工程和技術援助服務供應商合并后,也存在著機構利益沖突(OCl)。因為這種市場因素,同一公司不同部門之間最后可能同時拿出同一個項目或競爭同一個市場領域。而由于偏見、缺乏客觀性和一些非正規的做法,將會導致更多機構利益沖突情況的出現。這些問題也只能通過結構性調整進行解決。因此.為應對未來可預見的挑戰.目前的美國國防工業必須進行調整重組。
            推進改革
            美國國防工業必須擁有能夠滿足國防部21世紀在國家安全方面的需求的能力。當前美國的國家安全能力要求更加廣泛.這不僅需要用戶和供應商之間有更好的溝通與互動,而且作為買方的政府進行商業活動的方式也必須進行根本的改變。這些變化將促使美國國防工業基礎的反應能力極大地提高。報告認為,美國政府應該從以下三個方面入手推動改革:
            (1)重建政府和國防工業界之間的關系,即采取不同政策與措施,包括從需求管理到采辦戰略,再到執行、保障與服務等。(2)激勵工業界進行轉型以滿足21世紀的安全環境需求,即增強靈活性、提高創造力、提高效率:鼓勵競爭、激勵創新、控制成本:利用全球化帶來的便利條件;實施體制改革,接受上述挑戰所帶來的影響;進一步降低成本.加快進度。(3)加強政府采辦系統和國防工業領域的人才隊伍建設,使之適應新的任務需求,具備多項技能。
            另外,針對這些問題.該報告還提出了一個新的國防部業務及采辦工作模型,以期提高美國國防工業的競爭力。該模型以系統體系為重點.具有以下特點:
            (1)建立一支規模足夠大的高素質、高技能且訓練有素的政府采辦隊伍;
            (2)將創新與技術先進的戰場系統作為重點,并放在優先位置;
            (3)調整采辦管理結構,使之適應(多兵種)聯合作戰和網絡中心戰的需要,有明確的職責劃分和預算主管機關
            (4)在確定需求和生產項目之前,先設置一些項目促使技術的發展潛力發揮作用,包括建立渠道利用發展迅速的商用技術;
            (5)充分認識全球化帶來的益處.建立一個合理的風險管理系統來管理跨國外包及協作項目;
            (6)建立合理的商品與服務采購合同管理與競爭結構。
            報告認為,上述措施如果被國防部采納.勢必對美國的國防工業的未來發展帶來影響。要適應21世紀美軍對國防工業的新需求,軍工企業應該利用全球化帶來的便利條件,積極推動各層面的工作,努力增強機制的靈活性和適應力,提高效率.激勵創新,利用新時期全球安全形勢帶來的機遇與挑戰,通過不斷轉型重塑核心競爭力,實現本行業的長足發展。
                                                       摘自《現代軍事》2008/12

        安徽快三加奖

        <meter id="lsjfx"></meter>

            <big id="lsjfx"><menuitem id="lsjfx"><mark id="lsjfx"></mark></menuitem></big>

            <meter id="lsjfx"></meter>

                <big id="lsjfx"><menuitem id="lsjfx"><mark id="lsjfx"></mark></menuitem></big>
                pt电子爆分时间 ag在线游戏娱乐平台 福利彩票36选7今日开奖 澳门第一城网站 太原哪有老时时 极速时时有什么软件 江西新时时中奖秘籍 十二选五爱彩乐 江西新时时怎么破解 天津时时彩是骗局